面对心脏骤停 如果我是第一目击者… - 中国救护网
当前位置:
救护网首页 -> 救护专家 -> 专家访谈 -> 全文
面对心脏骤停 如果我是第一目击者…
来源:搜狐博客 发布时间:2009-12-01 15:52:49

2007年著名相声演员马季、侯耀文的突然离世,让“心脏骤停”、“心源性猝死”跳进了“健康杀手“的目录,也让公众对心脏病突发到了警觉的状态。哪些情况会造成心脏病的突发?面对心脏病突发我们该怎么办?如何保护心脏免受疾病突袭?

心血管专家、急救专家、健康教育专家将做客网上访谈间,与公众共同探讨面对心脏骤停作为第一目击者如何守护生命。

以上视频共五段

主持人(关春芳):各位网友、各位嘉宾,现在进入大家非常关心的访谈阶段,我们怎么争当第一目击者。这个词大家听着很新鲜,刚才已经谈到了在奥运的时候我们北京要向全世界展示我们的历史、文化和人民。一个国家一个城市最大的财富是它的人民,可是现在有很多健康安全的问题在影响,由于心脏的问题造成的猝死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中国每年心脏骤停发病人群能够幸存下来的小于1%,全球每年死于心脏骤停的患者超过了乳腺病,超过了肺癌,平均每天超过一千人因为心脏骤停而死亡,心脏骤停是各种死亡原因当中非常大的杀手,刚才说到侯耀文,说到了马季先生、高秀敏这些大家喜爱的艺术家都离我们而去,而在生活中我们经常见到或者是我们的亲人或者是我们的朋友或者素不相识的同胞突然倒地,我们束手无策。心脏骤停什么原因造成的?真是防不胜防吗?

今天我们有请心脏内科专家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分会的候任主任委员,也是今年世界心脏日中国区的主席胡大一教授给我们讲一讲。

胡大一教授

胡大一:刚才讲到心脏猝死的原因问题,心脏猝死的最直接的原因是快速的心室颤抖,这种极快无规律的跳动,心脏不可能有任何能力去有效收缩排出血液,使大脑没有血液供应,病人如果不及时救治会出现快速死亡。救治不及时,存活下来也是脑死亡状态。从这个角度来看,心室颤动是导致死亡的最直接的原因,最常见为心脏停波不跳。

潜在的原因是什么?中年以上的尤其男性,侯耀文先生是59岁,梁左更年轻40多岁,尤其中年男性,最常见的就是冠心病,有冠心病临床表现的人,男性56%,女性44%,从没有症状到第一次发现自己不舒服就是心肌梗死或者心肌猝死。有的患者来不及心肌梗死,已经猝死了,做尸体解剖没有看到坏死,并不是每个病人有心绞痛,再有心肌梗死再有猝死,很多的第一表现就是猝死。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应该特别关注的,猝死大部分是年轻人、运动员,实际是心脏基因的一些突变引起的心电活动异常。运动员有肥厚心肌病,很多年轻人突然倒地了,实际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最常见的是夜里睡觉打呼噜,睡觉直接就死了,常常发生在夜间。这是一些年轻人,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室颤,引起心室颤抖的原因不一样,离子通道病,实际是心脏电活动的异常导致的猝死。

第三个原因,大家不应该忘记经常被忽略的一件事情就是大面积肺栓塞,长期卧床、不运动、下肢血流缓慢,一直血栓脱落回到心脏堵在肺动脉,一旦赌在肺动脉没有血液供应,比心肌梗死死的还快。

直接导致的原因是大脑没有血液供应,这里面非常重要的是心室颤抖由于快速没有规则的心率失常,导致室颤的原因一个是心脏缺血冠心病,第二个是运动员年轻人突然在运动场一些公共场合猝死,并且除了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是在夜间,很多是在兴奋或者情绪波动的时候出现意外,大面积的肺栓塞是不容忽视引起猝死的原因。

如果在救治当中除了原因可以去找一下,非常直观的是如果大家意识到这个很快的除颤,把心室颤抖除掉,这是挽救生命的一步,无论做心脏按压还是别的都是过渡,延迟死亡的过渡,如果现场快速把心室颤抖解决,这个是最根本的方法。除颤的时候每延长一分钟,生存的机会就会少10%。我们希望在倒地的4分钟以内越快越好,做心脏按压可以延缓,如果当场可以除颤的话先让病人起死回生再说别的事,为什么配一个傻瓜除颤器,这跟照相一样,咱们不是专业摄影师就用傻瓜机,试过这个机器的就知道怎么用。我们做心脏按压是为了争取时间,如果有可能及时除颤,十有八九是这个。如果心脏完全停掉心脏不跳了,这种挽救的机会要比室颤的成功几率大大减少,而非常可能挽救生命的是除颤,除颤快的话也是避免大脑出现脑死亡的一道关键措施。

主持人(关春芳):心脏猝死是不是猝不及防还是可以防的?

胡大一:侯耀文先生这个事情能不能防?大家觉得这个东西不可防,我们希望通过搜狐健康告诉北京老百姓告诉全国老百姓,心血管疾病可防可控,关键是大家得信,信还得做,我们通过这个平台传播很多知识,但是不相信不做的话就没用,相信了才能有行动。我想跟大家说一个最重要的,既然冠心病患者一半的患者第一次发病是心肌梗死和猝死,我认为对这样一种发病特点的疾病怎么强调预防都不过分,干预的措施一定是防患于未然,亡羊补牢一半的病人已经不可能。作为一个心内科的医生我非常希望今天传播预防知识,心脏猝死可防可控,我们争取不发生。

怎么做?2004年公布了中国有几千人作为研究对象的全世界52个国家的共同研究结果,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就,在52个国家只要发生一例初次发生的心肌梗死都在同一个地区找到一个性别相同、年龄近似、职业类似的没有得心肌梗死的人做对照,大家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为什么张三得了心肌梗死,李四部得心肌梗死,到底遗传是主要的还是后天的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引起的。最后的结果终于揭开了冠心病的神秘面纱,给了大家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心和科学的证据,冠心病可防可控,心肌梗死猝死可防可控。九项都在我们北京市民的身边,容易检测可控的九个因素可以解释和预测90%的心肌梗死也就是说十个心肌梗死有九个可以被解释和预测,六个心肌梗死可以被预防。
第一,血脂异常。胆固醇总是第一个永远不得不讲的故事。
第二,吸烟。大家不要小看吸烟。
第三,糖尿病。
第四,高血压。
第五,中心肥胖。
第六,平时缺少运动。
第七,饮食缺少蔬少水果,蔬菜水果吃的太少,大鱼大肉吃的太多。
第八,精神紧张,急功近利压力太大,心态不平衡。
第九,少量饮酒有利于健康,大量饮酒超量饮酒有损健康。要喝酒的话,啤酒250毫升,白酒1两,红酒2两。

这九条哪条神秘吗?一点不神秘,北京市二级医院都可以查的,买把皮尺量量腹围没有任何成本,男的腹围超过90,女的超过85就要注意了。血压表家庭可以买,现在查血糖指血就可以检测。多吃蔬菜,饮酒限量,把烟戒了,有健康意识关爱生命的人都可以做到。唯一要注意的就是血脂胆固醇,到医院里面就可以查查。为什么不神秘可防可控,这九条都在我们身边,大家有健康意识,相信科学认真做到。这是一个防止得住的疾病,五个数字达标,零吸烟、把血压控制在140以下,总胆固醇控制到5以下,血糖控制到6以下,腹围控制在90、85以下。

马季先生得过心肌梗死,他未来十年当中再发生心肌梗死的危险达到20%,马季还有糖尿病,未来十年将近50%的人会再次发生心肌梗死或者猝死,这是极高危的人群。没得病的人要做好预防,抓好五个数字达标,如果得病的话,一定把β阻断剂吃够量,还要做好除颤器。病前防得住,一旦得病快速心脏按压快速除颤,在体内埋藏一个除颤器快速开通,对病后已经得过心肌梗死的病人是未来再次出事最高危的人群,把药用好,β阻断剂要用好,需要在体内埋藏一个除颤器,一旦出事快速起动挽救生命。

现场嘉宾

主持人(何波):今天在座的有心血管的专家有急救的专家,有网友想请问如果在四分钟之内,在现场怎么做?在现场是不是就叫第一目击者。

主持人(关春芳):李教授可以说是我们国家非常著名的急救专家,现在担任的职务是中国灾害防御协会救援医学会的会长,是中国医师协会急救复苏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他还是世界急救医学灾害医学学会的成员,李教授一直在为心脏除颤奔走呼吁,同时提倡一个国际理念“第一目击者”。

李宗浩:刚才胡教授把心脏讲得很多了,讲得非常好,我就讲讲第一目击者,这是一个翻译过来的词,也可以翻译成第一反映人。十年以前我写了一本书《第一目击者——一个急救医生的手记》。第一目击者有特定的意义,如果有一个人一下子倒在地上猝死了,我们周围的人经过AED自动除颤器的培训,这样的人应该叫第一目击者,不是什么知识都没有,什么培训都没有的人。你抢救猝死的人要争分夺妙,如果说专门等待急救中心的人到现场或者附近的医院医生到现场,最快也得十分钟,这十分钟应该说丢掉很多生命的机会。我特别推荐自动心脏除颤器AED,一键式一按钮,一下子解决问题。以前还要分析心率,是不是有心室颤抖,看心室颤抖的心颤波,就算是医务人员也要学心电图。

我在98年的时候参加美国心脏病协会,在达沃斯开完会专门推荐我到了西雅图,我看了几个除颤器,回来还写了一篇所谓的散文。坦率讲首都机场放了,芝加哥机场能做到一分钟,一旦病人发生心脏猝死,最慢的速度一分钟能够拿到除颤器。2000年5月20号当时美国总统克林顿发表告全美人民书,现在有一个傻瓜除颤器很好,2004年、2005年布什政府51个州的法律已经规定了,只要培训之后使用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个事情我想了十几年,发明除颤器的人是一个麻醉专家迪克教授,他在1979年根据心肺复苏的技术同时根据心肺复苏的原理设计了一个除颤器就是现在的机器,到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特别在西雅图去看了,在消防车、警察的巡警车都有这个除颤器。救护车到了现场,里面的急救人员必须有使用的资格,所以真正要用传统的除颤器最快十几分钟还有20分钟。迪克教授根据复苏的原理设计了现在的雏形,1997年我在德国第十届世界就大会我们俩专门谈过这个事情。我们现在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奥运会明年就要开了,我去了两次首都机场,第一次鼓动他们用除颤器,现在首都机场已经有了,但是怎么用的问题是一个大问题。

主持人(关春芳):我预先告诉大家一下,大约在9月26号,首都机场的航站1号楼、2号楼正式起用美敦力公司生产的体外除颤器。

胡大一:这个是为非专业人士提供的,医生肯定会用这个仪器,只限医务专业人员用,如果非专业人员不能用的话,我们没有注意一个目击者或者第一目击者,包括在医院的第一目击者。医院有冠心病的监护室,医生除颤是做了,美国在前一阶段在监护室期间有了很先进的设备,有了除颤器心肌梗死没有下降,直到允许护士除颤死亡率才有所下降,真正实现了除颤器的使用价值。医生要到处流动的,护士是天天呆在病房里面的。如果不培养机场的执勤人员和安全保卫人员,他们如果见了这个东西还要再去找护士来做的话,时间就是生命,AED是傻瓜式的,体外自动除颤器是这么一种装置。在有些地方甚至一些大的企业作为人性化的体现,大的企业会装提供生命的保障,我在很久以前很羡慕国外机场的AED。我们过去已经做过一次,我四年以前在同仁医院工作的时候搞过一次,大家知道傻瓜除颤器的概念,第一目击者如果有这种条件的话最简捷最可靠的方法。

李宗浩:美国有一个PAD计划,公众使用除颤器计划,如果不是公众使用除颤器根本没有什么价值。一个是学习心肌复苏,口对口出气,赶紧打电话。马季这个事情我做了调查了解,后来999也找了我,保姆发现马季倒在厕所里面的时候不是马上打电话而是打电话告诉马季的家属,耽误了三至五分钟。侯耀文等于是第一次发病也是最后一次发病,当时现场也是束手无策。一个是要赶紧打电话,生命链起动城市的急救体系,第一个是打电话。最快也要七八分钟,医务人员没来以前做心肌复苏,如果有除颤器的话用除颤器具技术。第三个生命链就是心脏除颤,第四个是高级生命支持,等医生来了。以心脏猝死为代表的最及时最快最适合我们现在实际生活的既是一个抢救理念,也是一个抢救方法。

中国医师协会急救复苏委员会主任李宗浩教授

胡大一:搞急救的必须考虑现场情况,如果现场是几个人一块儿目击的打999、120,我们做过调查,急救的话一半以上的人自己开车来,心脏按压维持生命最基本的特征,有这个才有机会用到后面的救治。现场没有这个东西的话,我认为最有效的首先是做心脏按压,再看到别人打999急救电话,为什么很多医院报道搞了十几分钟在医院有延长措施等待救命机会,在马路上倒地了,大家首先要争取获救的机会。

主持人(关春芳):刚才已经讲到几种高危人群了,现在讲讲几种最应该负责任的人是谁?应该做什么?

李宗浩:最应该负责任的人应该是从事公众事业的人,最容易发生的根据整个情况来看,机场用的是最多的。从事公共事业的人应该学习,无论是心肺复苏也好,无论是AED也好,最主要的是广大的公众也就是广大的老百姓,买除颤器也好,做心肺复苏也好,一定要为公众服务。PAD的计划可以在中国很值得我们借鉴,如果我们的技术我们的知识我们的器械关在医院里面,那就没意义了,一定要解放出来。急救技术要从医生的手中解放出来,走到社会,走进社区,走进家庭,对北京疾控中心我一直是这个理念,抢救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更重要的方面是大力普及急救知识,同时城市必须要搞急救网络。公众培训非常重要。现在培训不规范不标准,口对口吹气头部没有充分的后仰,气没吹进去,心脏挤压在沙发床上挤压,一定要在硬板的地方挤压,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我很愿意这一生中在这方面多做一点儿事。

主持人(关春芳):作为中国最著名的急救专家非常富有社会责任感发出一种呼吁,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呼吁,应该成为社会政府的责任,也是全民的行动。9月26号首都机场作为全国第一个公用机场安装体外除颤器,首先我们大家要知道,另外需要有一批第一目击者,经过训练的目击者能够学会使用,下面有请安装体外除颤器的美敦力公司的负责人李小铁先生,他是美敦力公司中国体外除颤监护业务的负责人,也是全国服务的主管,由他来给我们介绍一下体外除颤器在世界使用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带来哪些效果?先请他给我们把这个神秘的盒子打开一下。

李小铁:今天把真实的体外除颤器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我带来的这台AED,可以说我们的直播间是心脏安全的直播间,如果谁倒下了的话可以马上进行安全的急救。我受过这方面的培训,我们的心脏安全直播间今天是名副其实的。我们的这台除颤器体积非常小,用于放在公共场所,我们在建筑物里面可以看到很多像灭火器之类的东西放在那儿随时应付火灾。

美敦力菲康(急救)业务部大中华区经理李小铁先生

李宗浩:AED就是21世纪的人体灭火器,我98年提出过这个观点。

李小铁:它的操作非常简单,只要按一个按纽之后,里面有语音提示,还有文字显示,告诉我们的急救人员第一步怎么做,只要经过必要的培训,需不需要除颤机器完全可以来判断,如果需要除颤机器自动操作,非常方便。刚才关老师讲到首都机场是2008年奥运会一个非常重要的交通枢纽,据我们了解的信息,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将有七万名运动员、教练员、记者、官员到首都国际机场,还有109个国家的元首、政府总理到首都机场参观我们的北京奥运会。首都机场在这方面的观念理念是非常先进的,据我了解,也是目前全国第一个大批量要求配备使用AED的机场。我们美敦力公司是全世界非常领先的专业医疗器械公司,不仅给我们的客户带来好的产品和质量方案,同时也是非常有企业公民道德责任感的公司,所以我们为了能够给2008年奥运会做自己的一份贡献,我们根据这个机会给北京首都机场捐赠了一批AED,希望能够做出我们的企业贡献。

主持人(何波):我们有一个现场网友问您一个问题,除颤器怎么发挥作用?为什么能够把心脏病人救回来?

李小铁:刚才胡教授、李教授都提过,心脏除颤是因为电生理活动发生紊乱,不能正常指挥我们的心脏跳动造成心脏物理感观是颤抖,不能把血液输送到大脑输送氧气和营养,这个时候是非常危急的。通过体外除颤器给我们的心脏一个电刺激,让它恢复正常,这是它的基本原理。

胡大一:正常的心脏在心房上面有一个是窦房结指挥心脏的活动,非常有规律每分钟60、70、80使心脏非常均匀有序和谐地工作,一旦出现心室颤抖,心室底部先被隔阻了,如果用这个除颤器的话,相当于给总指挥部一次重新控制局面的机会,只要窦房结很好的话,可以恢复有规律的心室活动。

李宗浩:我们可以拿几十条蚯蚓放在一个塑料口袋里面,蚯蚓各自蠕动,心脏就是这样一个心室形态,不可能把血液打出去,在固定的时间之内给它一个高能量,让它正常起动。这个效果非常好,我是非常响应这个事情的,就要做到及时,早一分钟确实能救命。

主持人(关春芳):是不是请李小铁先生给我们讲一下,在多少个国家得到了普及?普及到什么程度?到底产生了哪些效果?

李小铁: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发达国家AED的安装是非常普遍的,根据胡教授还有李教授也提到过,像机场大批量使用,他们要求的目的就像李教授说的,有的地方一分钟之内就能拿到AED对倒地心脏猝死的人进行救助,体育场所、大的厂房等等。

胡大一:西班牙的国脚在体育现场立即除颤。

李小铁:在中国美敦力的办事处也都装了AED,大的公司像迪斯尼、宝洁、高盛,这些公司都装了AED在办公场所,宝洁、吉列这些公司在厂房都装了AED,保证员工的安全,保证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生心脏猝死发生心脏骤停对病人进行抢救,它的普及率是非常高的。

主持人(关春芳):在这个时候我们想到还有一部分特别应该关爱的人群就是他们已经发生过猝死了,已经经历过非常高危的心脏事件了,比如搭桥等等,还有的刚才说的高危人群家族里面的成员也有这种遗传因素,这种人不可能每天在急救室等待抢救寻求保障,也不能随身背着除颤器。能不能把急救室装到他的身上,变成一个很小巧的东西,这样让他随身带着这种保障可不可以?下面我们有请美敦力公司的首席资深科学家王励博士给我们讲讲。

网友:我爸爸发生过心梗,现在已经做完支架手术了,还是不太舒服,请问目前这种状况是不是需要以后自己在家里面准备一台除颤器?

王励:很高兴有机会参加这个活动,其实美国有很多家庭开始购买自动的AED放在家里面,有这种情况。刚才问到能不能把体外的大的除颤器随身24小时带在身上特别是高危人群,回答是有了,而且已经有了20几年的历史。我手上拿的就像一块小肥皂大小的仪器就叫ICD,也是植入型的除颤仪。

刚才胡教授和李教授讲了时间就是生命,低于四分钟的成活率是36%,植入型的除颤器在10—15秒内就可以诊断、治疗,融三大功能于一体。有监测功能,24小时随时监测病人心脏的情况。第二,如果出现心率不稳的时候,它作为医生会去看需不需要除颤,如果需要除颤的话提供治疗,24小时随着病人植入到人体内,一般植入到左胸放在心脏里面,手术过程不到一个小时。

这个和刚才讲的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AED是对大众的预防工具,但是ICD实际是对高危人群的一种预防工具,高危人群发生心室颤动和心脏骤停的几率比正常人高的多。三种人群,AED救护过来的。第二种人群没有发生过的,但是是非常高危的。这种人可能更加重要,因为刚才主持人讲了,其实中国的数据来讲,国内阜外医院牵头做了十五攻关计划,研究结果表示全国每年有54万人心脏骤停猝死,1%的人群可以获得救活。54万人的概念是每个礼拜有22家波音747飞机坠落全部死亡,如果有一架飞机坠落的话,新闻铺天盖地,但是相当于每个礼拜有22架飞机的人坠落死亡,但是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发生。心梗后的病人特别是有心功能不全的,还有心衰的病人,也有心功能不全的,这两组病人的发生率比普通人的发病率高5—10倍,在美国这些病人都会装ICD植入性除颤器预防高危病人发作死亡,十秒钟之内就可以把他救过来。

胡大一:我同意刚才王励博士讲的,网友刚才问父亲做了支架不舒服,我倒觉得他是不是得了心肌梗死,做一个超声就可以看到他是不是有心功能的不好,心功能不一定心衰,超声可以明确看到心功能的情况,最重要的还是提倡对高危人群提倡用ICD,家里买一个AED没用,出差的话不能天天带在身边。这个等于在体内天天跟着你了,这是你的安全保障措施,只要有事它就救你了。生命没有后悔药可吃,如果马季先生生前装了这个,今天他会怎样?我不敢预测,但是也不是不可能挽救生命,ICD是对高危人群非常有益的。

王励:我建议这位网友的父亲如果有心梗病史的话,可以到医院去做一下超声,看一下EF是多少,如果低于35%的话从美国心脏学会、心率学会的指症来讲这个病人就是一级预防,从理论上讲就像刚才胡教授讲的,应该考虑装ICD,国际上有很多大型的几千人的临床实验证明你装和不装死亡率完全不一样。

胡大一:还有药物,得过心肌梗死的患者,减少猝死最可靠的药最便宜的药是β阻断剂,非常便宜,哪个药房都有。美托洛尔、倍他乐克等,一个心肌梗死的患者吃不吃β阻断剂,危险性可以降低40%—50%,这是最便宜的措施,即使安装ICD也要吃这个药物,很多人没吃这个药或者吃的药量非常少,在医生指导下只要吃够量的话,β阻断剂阻断发生室颤,一旦发生室颤的话ICD阻断,这是两条非常重要的措施。

王励:国外临床实验β阻断剂最好的剂量再加上ICD,国外做的实验比较了两类人群,一组人群是用药没有装ICD,有一组人群是用药装ICD的人群,但是死亡率还是不一样,装ICD的人死亡率还是低。吃药可以减少室颤的发生,但是万一发生的话现在只有ICD才能挽救他的生命。很多病人在半夜睡眠当中过去了,如果半夜睡觉的话,相对来讲比较难一点救活,不同的措施要根据病人不同的危险情况,根据医生做出最好的判断。

主持人(关春芳):网友一定有两个问题,中国人非常看重,一个小铁盒像火柴盒,把一个铁制的东西装进身体里面,会不会有难受或者觉得有一种异物跟在身上?身体也是需要和谐的。另外它肯定有一定的价值,我们讲一下心脏的自救护救的经济学,高危危险的人装上这个ICD到底值不值。

王励:值不值要两种回答,一个是自我判断,一个是社会经济学的讨论。第一个问题是怎么装进去,有没有接触心脏,装进去有没有什么异物在外面。这是一个钛合金的外壳,这个金属和人体肌肉组织是和谐的,也可以作为小的在囊带里面是一个和谐社会。植入的话一般过程一个小时不到就可以完成了,是不是异物?美国2005年统计每年装ICD的18万人,中国去年不到300台。

主持人(关春芳):什么样的人需要装?

胡大一:我们心肌梗死的量需要装的人还是非常多,这里面有两件事情,经费是永远要讲的话题。第二个是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认识空间最大,应该做没做,中国这么多的人口这么大的数量,这个是预防,得过猝死还好说,如果没有得过心肌梗死,这个话题也引不起充分的重视。对这方面的宣传科普都不是非常到位,当然你刚才讲到按照设备的设计应该是没有感觉的,和起搏器是一样的,大小原理都是一样的,作为临床医生天天看这个有感觉,医生不只要装起搏器,一定要跟患者讲清楚,否则是心理问题,他会觉得它不放电怎么办,什么时候电池没有了怎么办?接受这种治疗之后会有一大堆的困惑。我们现在医生不是说把这个东西放进去,这个金属不会有什么不舒服,但是医生不做沟通的话,患者会有顾虑,甚至要拔出来,比死了都难受,死了都不知道这个东西干什么,万一有事动不起来我怎么办?技术上没有事为什么我装着老有事,做支架好好的他老觉得我不舒服,并不是支架有什么问题,而是有心理负担。做这个东西没有服务系统的话,患者不知道他的未来。

王励:胡主任刚才讲的很对,第一个是植入的过程是非常简单的过程,但是植入后对病人的教育、家庭成员的教育服务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反过来说就像刚才讲的有几样事要做,使人更健康,都是人可以控制的。我举一个例子,美国副总统切尼大家比较熟悉,2002年6月份装了一台美敦力公司的ICD,他现在还是美国的副总统,还是日理万机,政治上面经济上面国防上面外交上面管理很多。他装了好,对于他家庭进行教育,很多人看护他。再举一个国内的例子,北京有一个大学生装了一台美国美敦力公司的ICD,现在正常生活学习,会像平常人一样成为社会的栋梁。这件事做得对的话,从医生、病人、家属、社会都来关注关心教育,这是一个好事。

 

美敦力首席资深科学家王励博士

主持人(关春芳):听说有一个美国选美的侯选小姐也装了,一般都认为她们都是身体没有一点瑕疵的,她怎么样了?

王励:她是去年选美的竞争者,她是马萨诸塞州的美国小姐,她代表这个州去参加参加全国的竞选。她就像刚才胡教授所说的,她发过心肌梗死,装了这个,她从小就想进入体育圈,但是一活动一激动就会发作,所以不敢运动。医生给她装了这个以后,她觉得她整个人都变了,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甚至在选美的时候穿比基尼的泳装,她很骄傲地对着电视镜头说,我这里面有一个很小的伤疤,这是保护我生命的安全王。这也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例子。

网友:我不是医生没有太多的医学知识,就是想知道没这个仪器的时候碰到心脏突发的情况我能做什么?看到电视上或者一些介绍也有人做按压的动作,可是我不知道按哪儿?请教授能不能讲讲。另外我想学这些知识有没有这样的课堂或者到哪儿能学?

李宗浩:这个叫心肺复苏CPR,从20世纪60年代形成到80年代风靡全球,美国将近三亿人口,到2000年的时候培训人数达到七千万人次。我们国家这些年来也是有比较大的发展,今年全国科普日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同志在心肺复苏做心脏按压,体现了我们国家对心肺复苏的重视。这个培训使用AED非常简单,两个东西放在一起,有CPR的知识和技术,再加上有AED的知识和技术,我提出来叫做心肺复苏自动除颤CPR.D,将来我们和胡教授合作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做起来,这是我一直为之奋斗的。它确确实实可以把不该到来的死亡让它终止,不该死亡的人可以很好地抢救。我们说的四分钟真正要处理好的话,四分钟的抢救成功率很高的,超过十分钟的抢救成功率很低,尽管个别人抢救成功的话也是留下很多的后遗症甚至是植物人。心肺复苏怎么做?规范标准的学习全国各地都有,但是我不太清楚。希望我们将来中国医师协会搞得专业化,把心肺复苏还有AED结合在一起,心肺复苏本身并不能除颤,但是可以延缓除颤的时间,同时使得除颤的效果很好。生命链第一链是早打电话启动城市急救,第二个是CPR心肺复苏,第三个就是心室除颤,第四个是高级救护。

在胸部下二分之一,当胸一手掌,中指对要堂,胸口下二分之一,这个是比较标准的。病人一定要躺在平板的地方,用全身的劲挤压三到五厘米,每分钟挤压80—100次,做15—30次做两次吹气。最近协和医大出版社出了一本书《生活、奥运与急救》,是北京出版工程,里面讲到心肺复苏。

胡大一:今天我们花比较长的时间讲除颤器,这个东西比较新颖,我们国家无论AED还是自动除颤器会走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不可能说每个县里面都有AED,北京市只能在重要的场合安装。心肺复苏是全民最基本的训练,我们的大学生、警察,有些东西在做的时候牵扯到法律法规和很重要的培训,这个东西实际目前我们的医学教育很重要的是模拟教育,不可能在人身上做。这个东西模拟的一模一样,如果按不到位会告诉你没按到位,按的幅度到了,不使劲偷懒的话就会给你显示你没到位。心肺复苏还是最快最基本的做事,因为它能够延长生命等待最后的机会,等待除颤器的到来,第一目击人最快的反应应该是这个。

我们应该梳理一个思路,实际上我们今天讲的事情一定是针对高危人群的,知道哪些人可能出心脏猝死,相应的预防措施是什么,所以公众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实际上公众当中容易猝死的有几种人。第一种是没有得过冠心病心肌梗死的,侯耀文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一半的患者是这样,一半的患者患心肌梗死可能有第二次生命,但是猝死只有一次。这些人我们一定要强调,用侯耀文先生的事例来说一下,要注意冠心病,因为冠心病是猝死最常见的原因、最大的患者群,要注意对冠心病的高危人群就是猝死的高危人群。侯耀文先生符合哪几条?至少三到四条。
第一,55岁以上的男性。
第二,大量吸烟。
第三,血液胆固醇增高,胆固醇是冠心病最大的危险因素。
第四,精神高度紧张,如果再加上糖尿病的话,这些人是高危人群。这些人群把你的五个数字管好了,这是预防猝死最重要的,不是说去买除颤器买AED在家里面也没用,一定把五个数字管好,这是预防猝死的基本人群。
第二类人群已经得过心肌梗死,虽然是年轻人但是有过猝死,这是高危人群,他需要用ICD,如果是年轻人的话反复猝死也应该用这个。
现场一旦出现急救,最重要的是第一目击者尽快培训全民CPR做到位,逐渐普及除颤技术,这个可能是我们主要的工作思路。

李宗浩:除颤器AED和灭火器并放,我这个说法也许太激进了。21世纪的灭火器,花这么点儿钱我觉得是值当的。

网友:在心肌梗死发生之前有没有一些信号?听说当时侯耀文表现出来一些胃疼的症状。

胡大一:我常说一句话,有胸痛上医院,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冠心病最常见的一种症状是胸痛,胸痛讲的也不是非常准确,正中这根骨头压迫感、窒息感、沉重感如果出现这种症状尤其中年以上的男性尤其有糖尿病大量吸烟,心肌梗死年轻化吸烟是很重要的原因,应该尽快到医院。两三个礼拜事先有心绞痛,不上医院,同时又是高危人群,中年以上男性,大量抽烟,出现不明原因的胸闷不要大意,应该尽快到医院,有胸痛上医院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

网友:从哪儿能学到急救知识,为什么会发生猝死,有的表现出没任何症状以前也没有过心脏病怎么突然不行了?

胡大一:直接原因是心室颤抖,引起心室颤抖最常见的原因是心脏缺血,冠心病的患者有一半的患者是突然发病的,为什么心绞疼,病引起的血管狭窄并不多,但是有特别多的脂肪组织外面皮很薄,一旦破了很快形成血栓,一旦堵住了,在没有血栓之前狭窄没情况,一旦狭窄马上猝死或者心肌梗死,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先兆。

年轻人为什么运动员猝死还有刚才讲到的选美小姐的问题,他们主要是先天的心脏电活动异常,容易出现室颤,没有任何问题突然会出这样一些事情。这些很这往往都是一些突发事件不会有什么先兆。

王励:发生室颤其实是不可预测的是突发性的,但是从人群来讲如果你有一定疾病的话,如果你心脏情况有心梗的或者有心衰的,同时包括心功能不全的,这个所谓高危人群,这个人群里面可能发生的心脏骤停概率比普通人高得多,这个就是高危人群。本身事件是不可以预测的,但是哪些人群会高发的话是可以预防的。

胡大一:患者看病看的是一个一个人的,它是危险分层的预防医学的策略很重要的是人群的帮助,不可能就是心肌梗死的病人不是每个人需要除颤器,一定是心肌梗死合并心脏功能异常的人,不可能非常普及,一定要找到可能发生事件危险大的人要提前预防。我刚才讲了55岁以上的男性,大量吸烟,糖尿病、高血压的人如果能控制我刚才说的五个数字,这些人都应该预防,不是说每个人都需要除颤器,但是这些人应该把烟做到零吸烟,把体重减下来,控制血压血脂。如果全民都安上除颤器最安全,不可能付这个费用,技术滥用会带来很多别的问题,一定是在使用的范围做危险分层。

李宗浩:怎么做心肺复苏?如果可能的话,下次我们再增加一次访谈,下次把心肺复苏的模型包括AED怎么使用放在一起。

胡大一:如果这么多网友对CPR这么感兴趣的话,我们自己有一些责任,急救协会、红十字,红十字有项目,急救学会有一个项目,心脏学会有一个项目,但是大家没有把这个项目资源整合得很好,能够做成甚至在网络上都可以看到。这个事情非常需要,我们有一些失职,没有协调好,这个工作我们应该做好。

几个学会联合发表一个东西,我们不要一个一个单独搞,比如卫生局至少北京的相关学会专家成立心肺复苏普及的专家指导委员会,急救医学放在一起,大家写一个共同指南的科普本专业本,放到网络上放到搜狐上谁都可以看到,再定期举办各种学习班,不要等人家来。我们应该把这个心肺复苏培训走进学校,走进机场,走进体育赛事场主动培养,医生一定要主动这出去,现在已经进入奥运倒计时热身赛的时候,我们大家应该走出医院大门,把奥运的氛围做好,把这个技术准备做得扎扎实实。别到奥运会不能说因为一个美国人75岁得过心肌梗死不让他来看奥运,他真看奥运会倒地了,这是对我们国家的检验,我们可以很快复苏说明我们国家这个事情做得很到位。

李宗浩:现在老用美国的标准,美国指南很好,我们也可以自己搞一个。

胡大一:为什么大家说1%和5%,不是技术不先进,关键是时间太晚。我强调时间有是生命,一旦丢失了,技术没价值,人死了出多少技术都没用。

网友:如果急救很成功,包括除颤技术还有后续医院的抢救都很及时的话,对于心肌梗死的病人心脏还能恢复到正常状态吗?

胡大一:有些心脏猝死的患者即使是冠心病,但是从血栓把血管堵上组织对心肌的供应到心肌组织上出现不可逆转的坏死是有时间延迟的,如果做得很到位,用现代技术看不到心肌梗死的技术,我觉得时间太神奇了,时间丢了的话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主持人(关春芳):今天我们刚开始的在线可以说话题比较沉重,经过讨论经过各种各样观念的撞击,使得我们对今天的话题非常有信心。在长达两个半小时里面特别需要大家记住的是今天我们达成的共识,北京市副市长丁向阳在一次会议上说过一定要在北京市的中小学生中普及急救知识和技能。

今天几位专家反复强调的,回答了网友的迫切问题。首先是心肌就是时间就是生命,有胸痛上医院。预防控制冠心病有九条,要实现心脏的健康要达到五个标准,具体的内容请大家关注搜狐健康和北京晚报健康快车。

两种人群尤其要行动,一类人群是为公众事业服务的人群,比如机场的工作人员,马路上的交警,还有股市的工作人员,还有许许多多在各个公共场所工作的工作人员,你们要行动,要去争当第一目击者。另外一类人群是高危人群,把急救设备装到自己的身上,下决心安体内的除颤器找一个健康的保护神。

维护好我们的生命链,我们全民都应该去学习心脏的科学对亲人对周围人负责的脏复苏技术,维护好我们的生命链。

冠心病、心脏猝死是可防可控的,刚才李宗浩教授有一句话应该成为我们这次讨论的口号“让我们用科学技术,用最新的健康理念延长生命,我们要把可能避免的死亡遏制住,我们要保证生命的健康”。

网友:请问装了ICD效果怎么样?电击的时候是不是很疼很难受?

王励:大部分病人发生刚才讲的心室颤抖的话会发生晕厥,除颤的时候可能不会感觉到,看发生时的心脏功能怎么样。这是第一。第二,现在的新技术其实只有10%的病人需要所谓的除颤,其它90%的病人稍稍抑制就可以把危险性状转过来,高速抑制起搏就可以了。放电的概念是什么概念?体内750伏在心脏,10%的病人需要,医生把这个控制很好的话就不需要750伏来除颤,这样的病人应该不会感觉到有任何疼痛的。

胡大一:清醒时除颤是极痛苦的,我在美国做除颤实验,最温顺的狗除颤的时候像疯狗一样咬我。一旦除颤的话意识丧失是不知道的,除颤非常快,一旦醒过来已经没有痛苦了,应该是活过来了,感觉不到。

网友:我的父亲诊断是慢性病,看B超显示EF值是36,前两天在家里晕倒过,担心这种情况还会再发生,要做什么?

胡大一:可以到医院来看一下病,如果确实得过心肌梗死,EF是36%,又出现过晕倒,最常见的原因是死颤,很快的室颤过速,最可能的是比较快的室颤过速,还没到除颤超速快速起搏过来了。患者很可能是适应症,需要到医院来看一下。倍他乐克的剂量,我们国家是两个剂量,一个是25,一个是50,只要耐受的话至少用到50—75毫克BID,现在倍他乐克有缓式的,患者顾虑心率慢,适度的心率减慢对心脏是很大的保护。

实际上无论从老鼠还是到大象到鲸鱼,动物一辈子的心率是有定数的,谁先跳完谁先走。适度的心率减慢可以保护心脏,心脏从来没有休息过,正常人60—100的心率,血压高危险,心率快不止一百次,静下在82的情况下,又高血压,我希望把心率降到60左右甚至得心肌梗死的病人和心衰的病人55、54都没事,可以继续吃倍他乐克但是别减量。减慢心率是减少猝死很重要的原因,明年会推出全新的药物,减慢心率的药物。

主持人(关春芳):结束今天非常有意义访谈的时候,最后再讲一句话,迎接奥运倒计时第331天的今天,让我们大家争做第一目击者。这是我们的一种智慧,也是我们的一种技能,作为奥运东道主的北京人中国人我们的一种美好形象,谢谢大家!

访谈嘉宾:

李宗浩:心脏病突发时第一目击者必须会做的N个措施北京急救中心急救专家

胡大一:心脏病突发的预警信号和爱心护心必知法则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分会侯任主任委员

王励:猝死后复苏的病人自己如何预防再次遭遇猝死?美敦力心脏节律疾病管理业务部亚太区首席科学家

李小铁:心脏急救时,除颤技术起什么作用美敦力菲康(急救)业务部大中华区经理

关春芳:如何保护好健康快车的动力源泉――心脏北京晚报健康快车主编

上一个:专家分析福建砍杀儿童案称安全教育存在瓶颈 下一个:刘雪芹:孩子心慌、气短、心律不齐怎么办
0条评论(点击查看)
  
救护要闻
圈子热贴

中国救护网 Copyright © 2009-2011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京ICP备:06036494号-4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