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蛇毒血清短缺成全国性问题 内地仅1家企业生产 - 中国救护网
当前位置:
救护网首页 -> 日常救护 -> 中毒救护 -> 全文
抗蛇毒血清短缺成全国性问题 内地仅1家企业生产
来源:山东商报 发布时间:2012-06-19 10:38:45

6月7日,苏州21岁男子小叶“用蝰蛇泡酒”时被毒蛇咬伤,大口吐血。虽有广州专家驰援,但经院方极力抢救,终因没有对应的抗蛇毒血清,三天后,年轻的他因器官衰竭死亡。

有人说小叶是“玩蛇自焚”,有人在为年轻生命的逝去感慨,但更让社会关注的是,为何众人伸出援手,却依旧找不到一支救命的抗蝰蛇毒血清?参与抢救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蛇伤救治专家李信平教授透露,目前中国大陆地区仅有一家企业生产蛇毒血清,近年来抗蛇毒血清短缺已是全国性的问题。

小叶之死

6月7日下午五点多,苏州市中医院急诊室门前,急匆匆停下一辆私家车。从车上急急火火跳下的人们,将一名正口吐鲜血的年轻小伙抬进急诊室。
 
“他是被蛇咬伤的!”送伤者的人冲着医生大喊。但医生查看伤口后,却看不出什么名堂。经沟通,伤者家属在半个小时内,送来了“肇事”毒蛇。“蛇被扎在一个尼龙绳的网袋中,盘起来有一个脸盆那么大,肤色黯淡,估计有一米多长。”

即便看到了毒蛇,医护人员依旧无法进行救治。因为他们谁也没见过这种蛇。家属向知情人打探后,才得知这种毒蛇是原产于泰国的蝰蛇。

知情人士透露,小叶在给父母用蝰蛇制作药酒的时候,左手虎口被咬了一口。送至医院时,小叶神志还算清醒。就诊时,他还打了一个电话给广东的朋友,让其送血清到苏州。

“最有效的办法,当然是注射抗蝰蛇毒血清,但很遗憾,我们医院没有。”无奈之下,苏州市中医院给伤者打了两支抗蝮蛇毒血清,并为小叶进行血透,期待缓解病情。

与此同时,小叶家属也打探到,在武夷山有关机构里,还存有治蝰蛇毒的“血清解药”。8日凌晨5点左右,解药被连夜开车运抵苏州。但由于该血清是家属联系到的“偏方”,属于“三无”产品,院方不敢擅自给伤者使用。随后,在伤者陪护人员的强烈要求,并“签字画押”愿承担后果的情况下,院方在对方的指导下,为伤者使用了对方提供的血清制品。

此外,南京第一医院还特批了两支蛇毒血清连夜送往苏州,苏州市公安局甚至安排了警车开路护送。遗憾的是,南京送来的是已为小叶注射过的蝮蛇血清。院方随后还联系了台湾对蝰蛇有专门研究的专家和机构,咨询救治办法。

6月8日清晨5时,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蛇伤救治专家李信平教授。了解情况后,应蛇伤家属邀请及苏州中医院同意,9日晚他飞赴苏州参与救治。

由于航班延误,直到10日凌晨,他才到达苏州市中医院。李教授告诉记者,他进入该院重症监护室后,发现小叶的病情已经很严重,肠道、胸腔都出血。由于出血过多,体内供氧不足,心脏不好。“医院该做的对症治疗都做了,但病情恶化太快,即使当时获得抗蝰蛇毒血清,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奇迹终未发生。10日早上9时51分,多脏器严重衰竭的小叶,离别人世。

无奈的医生

虽然已经尽力,但面对凋零于眼前的年轻生命,李信平还是感慨颇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坦言,患者未能及时救过来,跟找不到合适的血清确实有关系。

据李信平介绍,抗蛇毒血清是全世界公认的有特效的治疗毒蛇咬伤的急救药品。但目前就中国大陆地区而言,仅有一家名为上海赛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抗蛇毒血清生产企业。

作为资深的蛇伤救治专家,李信平透露,近年来抗蛇毒血清短缺已是全国性的问题。他告诉记者,理论上国内可以生产六种抗蛇毒血清,它们分别是:抗眼镜蛇毒血清,抗银环蛇毒血清,抗金环蛇毒血清,抗蝮蛇毒血清,抗五步蛇毒血清,抗蝰蛇毒血清。

但实际上,抗眼镜蛇毒血清是近三年都无货,抗蝰蛇毒血清近十年都没有,抗金环蛇毒血清是可以用抗银环蛇毒血清代替,实际上也不生产。换言之,目前国内仅生产三种抗蛇毒血清。

据统计,近五年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每年接诊的蛇伤病人约有250例左右。作为华南著名的蛇伤救治中心,也出现了抗蛇毒血清短缺的现象,目前也仅有抗银环蛇毒血清及抗五步蛇毒血清。

最近,李信平所在的医院急救科几乎每天都接到被毒蛇咬伤的病例。“这种病虽然不像高血压、糖尿病等具有庞大的病人群体,但每一例都可能是致命的,而各种抗蛇毒血清是目前公认的蛇伤特效药,越早用对抢救病人越有利。但目前全国多地遇到蛇伤治疗时,却经常找不到血清。”

几年前就觉察到抗蛇毒血清短缺的李信平称,曾多次找上海赛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了解缺货原因,但至今“没有下文”。

此外,因目前各医院的进药途径也不允许直接从药厂进药,要通过“阳光招标”或指定的药品采购部门进货后,医院才能拿到二手货。为此李信平建议,从事蛇伤防治的单位,应优先取得这些抗蛇毒血清,有利于蛇伤的救治工作。

“作为一线医生,本身工作是为了治病救人,目前如果没有救命的药品,就像要让一个战士上战场,但没有给他相应的武器,谈何战斗呢?谈何优质服务呢?”面对短缺救命药的窘境,李信平无奈地向本报记者表示。

赔本买卖

上海万航渡路海森国际大厦2502室,这是全国内地唯一生产抗蛇毒血清企业的办公地点。公开资料显示,注册资本500万元、于1999年成立的上海赛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国药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的合资企业。

44岁的销售经理黄越,向本报记者证实了抗蛇毒血清一度紧张的事实。6月13日中午,他接到了来自湖北的电话,对方张口就质问他为什么不生产血清,“我解释说,我们也着急,但血清不是着急就能生产出来的。”

事实的确如此。作为生物制剂,抗蛇毒血清的制造流程比一般的化学制剂药复杂的多:采购到蛇毒后,需要先给饲养的马匹定期注射不致死剂量的蛇毒,三个月等待观察后,选取对蛇毒产生免疫力的马,采血检测,然后加工提取抗蛇毒血清。

一支抗蛇毒血清的生产周期需要9个月,没有办法短时间内大量生产。

除此之外,上海赛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也因为厂房搬迁和GMP认证等自身原因,停产抗蛇毒血清半年之久。尽管表示已经做了相应储备,但“个别地区还是出现了供应紧张的局面。”

黄越告诉记者,目前其公司生产血清每年产量约6万支左右。从2010年开始,公司开始拒绝所有国外订单,但也仅仅能够勉强供应国内市场需求。因生产的血清入选国家基药行列,所以都是国家定价。目前抗蝮蛇毒血清的零售价为287元一支、抗五步蛇毒血清为290元、抗银环蛇毒血清为379元。“抗眼镜蛇毒血清526元,但目前没有生产。”

同样没有生产的还有逝者小叶急需的抗蝰蛇毒血清。对此黄越表示,国内对这种药的需求实际上是很少的,一年的需求最多几十支,但生产一批药至少要上千支,由于生产和需求的严重脱节,且抗蛇毒血清保存条件苛刻,有效期也较短,导致大量的药品在生产出来后又被报废,公司实在无法承担这其中的成本,已停产多年。

至于公司近几年的生产经营和盈利状况,黄越表示不愿透露。不过他告诉记者,抗蛇毒血清的价格从2006年公布以来就一直没有变过,“我们的原料主要是从马身上采集的,而这几年,仅一匹马的价格就涨了很多。”

上海赛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范志和,则向记者坦言去年公司抗蛇毒血清总产值在一千万左右,并表示目前在抗蛇毒血清产品领域,公司处于亏损状态。即便如此,该公司表示尊重每一条生命,即便不赚钱,也仍会生产并尽量满足患者的需求。

下一个?

尽管上海赛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表示,在5月16日,最高设计年产量能达20万支抗蛇毒血清的新厂已经开工。但这未能避免李信平的担忧:“因为缺药,小叶走了,下一个又会是谁?这是我一直所担心的。”

记者查阅相关新闻后也发现,近三年来抗蛇毒血清短缺几成常态,“市民被毒蛇咬伤,救命血清难寻”等报道屡见不鲜。作为一线医生,李信平也深有同感,“当年武汉一名厨师,因五步蛇咬伤,在全武汉都找不到抗五步蛇毒血清,当晚包飞机从武汉飞来广州我们医院,我是当年的主治医师。”

在他看来,血清短缺的原因,最主要的还是存在一家独大的垄断与利益两大问题。但上海赛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方面却表示,目前国内抗蛇毒血清的市场是开放的。但因利润低,生产的技术门槛很高等原因,这导致大部分企业并不愿意去涉足这一市场。

而在流通环节,除少数医院外,大多数医院都有储备抗蛇毒血清这种药品。有医院人事坦言,这类药品就像“保险”,“用不上就浪费了,用得上就能救命。”

抗蛇毒血清险状频发,也吸引了越来越多人开始反思。有人呼吁更多的厂家来生产抗蛇毒血清,更多网友则倡议政府做“公益”,建立国家特殊药品储备库,并强制医院储备类似的救命药,以备不时只需。

在李信平看来,政府部门既然让企业走市场化道路,那药品价格也当然要顺应市场调节。“对所谓的药品贵,要一分为二,不能因为病人说贵,就不顾原材料升价等的因素,定一个令企业感到无利可图,甚至亏损的价格,谁还愿意生产呢?”

但也有人持有相左的意见,认为虽然追求利润最大化是药品生产企业、药品经营企业和药品使用单位的自然属性,但药品是关系到民生的特殊商品,抗蛇毒血清这类“救命药”必须要有政府监管,不能过分依赖市场化。

而执掌企业十三年后,范志和现在最盼望的也是国家在政策、资金等方面的倾斜。有消息称,目前该企业已经和发改委有所沟通,希望稍微考虑下六年来生产成本的变化,但是血清定价一直没有变化。

6月10日,小叶离世那晚,回到广州的李信平很晚才睡。晚上八点多,他在两天前特意开通的博客里孤独发问:“大家想过没有,今天发生在苏州的毒蛇咬伤死亡事件,明天会不会又因无相应的急救抗蛇毒血清等问题,在全国其他城市出现新的死亡不幸事件呢?”

 

上一个:海南探索“精神戒毒”疗法模式 下一个:最“脏”的苹果还是可吃
0条评论(点击查看)
  
救护要闻
圈子热贴

中国救护网 Copyright © 2009-2011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京ICP备:06036494号-4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版权所有